永镇仙魔第一百九十一章安阳王营养

永镇仙魔 第一百九十一章 安阳王

第一百九十一章安阳王

陈羲手指尖的一点红芒从蔡小刀的头顶按了进去,甚至从外面都能看到那红芒的走向。

陈羲获得了但每顿都在外面吃反而是花光积蓄的最快方式。至少也去学学怎么做一些自己喜欢的菜:既能省钱那三滴血之中雄厚的修为之力外,还获得了三滴血强大的封印力量。然后陈羲一直在试验,怎么才能将这种力量发挥到大的威力。然后他想到了【镇邪】功法,倒转【镇邪】可以将玄元凝练成一滴,而【镇邪】功法的基本的作用是把天地元气或者修为之力转化为始气。

如果将那三滴血的封印力量,以【镇邪】功法来融合。那么创造出来的手段,就具备溶解和封印两个强大的能力。

以【镇邪】功法催动那三滴血之中的封印力量,这是陈羲第一次运用到实战之中。【镇邪】功法将蔡小刀的修为之力转化为始气,也就是说在这一刻蔡小刀短暂的失去了应对能力。

始气不能伤人,没有任何威力。

将蔡小刀的修为之力转化之后,陈羲把封印的力量送进蔡小刀体内。溶解,封印。这两种似乎有些矛盾的力量,被陈羲巧妙的糅合在一起。

红芒,只是陈羲凝练的那股力量其中一小部分。

老和尚说让陈羲和蔡小刀分出胜负,也分出生死。陈羲何尝不想寻找一个差不多修为的人来检测一下自己功法的威力?蔡小刀是合适的人选。他的修为不高不低,恰好在灵山境初期,这个级别是陈羲练手的好的境界。

如果境界太高,陈羲就算取胜也会倾尽力,到时候暴露了他的真实实力。如果境界太低,根本就检测不出来什么。

所以陈羲才没有任何抵触,愿意和蔡小刀一战。

一举两得。

杀蔡小刀,检测自己的力量。然后还能得到安阳王的重视,从而打入安阳王的阵营之中。只要进了安阳王的阵营,也是对执暗法司的一个交代。陈羲现在还不能没有执暗法司的身份,所以他要让执暗法司看到自己的能力。

还有一个缘故就是,平江王林器乘就算现在还不知道陈羲具备击杀鸦的力量,可是林器乘一定知道陈羲和柳洗尘之间的事。所以,平江王的阵营对陈羲来说是敌对的。他要想在天枢城这样一个复杂残酷的环境下立足,就必须借助安阳王的力量。

这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红芒从蔡小刀的头顶-进去,然后迅速的进入了蔡小刀的气脉直奔丹田气海。这股力量势如破竹的进入气海之后,将蔡小刀的丹田封印。封印之后,蔡小刀就如同一个废人一样。

“你不该自作聪明的跟我说那么多话。”

完成目标任务的106%

陈羲看着蔡小刀惊慌失措的眼神缓缓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具备了灵山境二品的实力,你会跟我说那么多话吗?你故意表现的好像可以穿越虚空一样,其实只是想让我觉得你足够强大而已。你不是一个愿意与人共存的人……”

陈羲冷冷的笑了笑:“你杀郑歌家之后,又杀了铁段,然后一夜之间把一刀堂所有堂主包括他们的家眷在内杀了个干干净净。你这样的人,会愿意和我谈判?会说出你我可以共存这样的话?太虚伪了些。因为你没有把握杀我,所以你才会想到这样的办法。首先让自己看起来很强大,然后再向对手表现出愿意和解的态度,如果换做笨一点的人,可能真的被你骗了。”

蔡小刀的眼神里有惊恐害怕,还有恨。

他看着陈羲,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他已经把陈羲碎尸万段。陈羲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耳光一样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自尊心上。没错,他确实是没有把握杀陈羲,所以才会虚张声势,所以才会怂恿陈羲一起去找那个老和尚,说可以共存这样的话。

陈羲看的比透彻。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看穿了你的骗术?”

陈羲压低身子,声音很轻很轻的说道:“我的面甲可以让我看透你的体质,你用白鸦的力量在身体表面做了一层隐身衣,看起来像是穿越虚空,就连远处那个老和尚一时之间可能都被你骗了。可你的修为之力在体内流动还要抓好供水企业服务质量提升,我看的一清二楚。”

陈羲手往下一压。

红芒在将蔡小刀封印之后骤然向上,然后蔡小刀的丹田气海就彻底乱了。狂暴的气息让蔡小刀的身子开始抖动起来,他自己的刀气从身体里面开始向外切割。很,他就变得体完肤。

“留下他的命!”

老和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大声喊了一句。

陈羲站起来,缓缓转身:“晚了。”

……

……

老和尚看了看地上支离破碎的尸体,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两个白鸦的尸体,然后他狠狠的瞪了陈羲一眼:“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我说让你住手的时候,你就没有想过我会出手?这个人就算是个人渣,但他现在有用。有他在,我就可以尽大努力的去了解平江王手下那些邪体。”

陈羲往后走了几步,将实体白鸦的一部分捡起来看了看:“第一,我不怕你杀我。是因为我杀了蔡小刀之后,你没有胆子再杀我。蔡小刀已经没了,如果我再没了,你回去如何交代?”

“第二,至于如何了解平江王手下那些邪体,以后我来就是了。”

老和尚竟是言以对,他发现自己第一次面对一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人在气势上毫优势可言。似乎所有的可能性都被陈羲算计到了,所以他就连威胁陈羲的底气都没有。因为陈羲很清楚,老和尚不敢杀了他。

“走吧。”

老和尚转身。

陈羲却没有跟他走,而是朝着远山那边掠了过去。老和尚一愣,不知道陈羲要干嘛,所以跟在陈羲后面去看。陈羲到了山脚下,看了看那木屋,看了看木屋前面的高坡和大树,然后走上高坡靠着大树坐下来:“我不去……如果你的那位贵人愿意,可以来这里见我。”

老和尚这次真的生气了。

“我虽然不敢杀你,但我有一万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我也可以随随便便拿住你,带你去见贵人。”

陈羲的嘴角微微往上挑了挑:“你当然可以绑我去,但是你不觉得这样味道就变了?”

就在这时候,老和尚背后缓缓的出现了一个虚淡的人影。这个人影很浅,只是比周围的环境略微颜色稍稍深一些。如果离得远一点的话,未必能看到他。从身材来判断,这个人身高和陈羲相差几,要稍微胖一些。

“大师,你退下吧。”

那影子的声音很温和,不带一点戾气。

片刻之后,影子似乎是抬起手撕开了什么,然后缓步走了出来。

安阳王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左右的年轻人,身材虽然稍稍显得有些胖,但很匀称。或许是因为身高够了的缘故,这种微胖像是强壮。他身上穿着一件剪裁的很合体的王袍,浅黄色,绣四爪金龙。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干净,身上没有一点盛气凌人的气质。

“我喜欢你的性格,就好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

安阳王也不在意,就在陈羲身边坐下来。他先是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试探着问了一句:“这就是你和柳洗尘共同进入幻境的时候,你们所共处的那个世界吧?”

不等陈羲回答,他稍稍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不太礼貌,不过我觉得还是开诚布公的谈比较好。你太聪明,我要是说一些漂亮话你也未必信,虽然我擅长的就是把话说的特别漂亮。你和柳洗尘之间的事已经不是秘密,还没有传出来,是因为有两个人尽大能力的压着。”

他看着陈羲说道:“你猜这两个人是谁?”

陈羲回答:“一个是平江王,一个是你。”

安阳王哈哈大笑:“我就说你太聪明……林器乘想要把这件事压下来,第一是因为关乎他的脸面。堂堂大楚的圣皇子,自己的未婚妻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抢走了,怎么说都有些丢脸。我是他兄弟,我都替他觉得丢脸。第二是因为他还不能和柳家闹翻,因为不只是柳家还会牵扯到子桑家。至于我……我不想让这件事传出来,是因为我还不想把柳家和子桑家彻底逼到林器乘那边去。”

陈羲点了点头。

安阳王道:“我刚才说,喜欢你的性格。虽然我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是起码应该比你要大那么六七十岁。当一个人有了超过八十年的人生155.45阅历之后,总是会有很多很多的改变。我还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如此的任性执拗,也是如此的有锐意。”

“你在天枢城有朋友吗?”

安阳王问。

陈羲点了点头:“有一个算得上朋友的人。”

安阳王嗯了一声:“关烈?”

陈羲再次点头。

他的话很少,只是点头。

安阳王道:“我比你运气好些,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的朋友比你多。那个时候我们有七个人,经常凑在一起胡作非为。当时还真是年少轻狂,以为我们可以把天都翻过来。我们还很幼稚也很有激情的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少年会。”

他抬起头看向远处:“少年会……少年已去,亦不再会。正因为我觉得你和当初的我很像,所以我才会来见你。”

银川治疗男科哪好
西宁治疗早泄医院
呼和浩特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