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来回馈父母的爱

拿什么来回馈父母的爱

胡老伯,出生在江南的小县城,是城市里工作,一直到退休。

他跟老伴生育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经历了上山下乡,而其他 的娶媳妇,则分别 在县城的企业 单位工作,随后,经历了改革的洗礼,原有的城镇企业的转制,重新寻找自己工作,或者自己创业的经历。

胡老板退休之初,子女都 已经成家立业,为了让子女们省心,他就跟自己的老伴一起生活,后来,自己的老伴因病早早地离开了人世,一进,他就跟着自己的最小的女儿小平一起生活。

起初因为小女儿结婚时没有房子,于是,小女儿就跟自己的父亲,住在一起,房子是父亲单位分的一个套房。但随着父亲年纪的增加,父亲的生活习惯,让小女儿有些讨厌,或者说,因为父亲已经进入 八十高龄了。于是,小女儿跟自己的姐姐与哥哥提出:要每年轮流在五个子女间轮流照顾。

在一次过年的家庭聚会上,五大家庭跟父亲一起在儿子家过年,吃过年夜饭之后,最小的妹妹又说起了父亲的照顾问题。

妹妹说道:父亲已经年纪大了,我建议,轮流在每个家庭间生活,并照顾他的起居。

但胡老伯的二女儿接着说道:小妹,父亲单位分的住房,你现在居住了,且跟父亲在一个住处,你只得辛苦一点,认真照顾父亲,让他的晚年生活,得到应有的享受。

小平随后说道:我们夫妻两个,单位差,自己的孩子还小,要出去干活,白天没有时间照看父亲的起居,现在老爸也八十了,我们两个也不放心。

在上海的大姐姐接着小妹的话说道: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老爸晚年生活,既不孤单,又让我们放心。

胡老伯一听子女们的争论,虽然,已经是八十高龄的人,但依旧是耳聪目明,就板着脸说道:你们这些子女,叫我说什么好呢?我跟你妈将你们一个个领养大,我们付出了多少辛苦,而今,你们的妈已经先我走了,你们又嫌弃我这个老头儿,真的让我伤心。

胡老伯的一席话,让今天在坐的每一个人,都静了下来。小妹也停止了说话,一个大家庭的过年聚会,变成了如何照顾老头子的讨论会,那亲情,已经随着岁月的流走,渐渐地变成稀薄与淡忘。没有商量的结论,胡老伯依旧回到了原来跟小女儿一起居住的地方生活。

无奈,小女儿及女婿要上班,小女儿的孩子,要上学,中午,根本没有人照顾,这确实是一个让人难处理的现实问题,只有家中有了老人的人,才能理解如此的境况。幸好,胡老伯是从县城的一个房管所退休的,身体还算硬朗,但岁月不绕人,虽然,退休工资足够让自己开销与生活,但八十岁了,去年年底,在下楼时,不小心摔了一跤,住院了二个月,老命虽然是保住了,但行走,就得借助第三者,也就是拐杖帮忙,年纪大了,日常的生活起居,已经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春节过后不久的一天,在上海生活的大姐一家的家庭响了,原来,是胡老伯的儿子国忠打来的。

国忠在中说道:大姐,最近,父亲又在家里不小心摔了一跤,这可怎么办啊?

大姐一听兄弟打来的,听到年老的父亲又摔了一跤,着实是非常紧急,就在中问道:那现在父亲的情况如何?

又住院了。

那我明天就乘车回家。

大姐夫张国强对妻子胡芳说道:这样,我们得想一个妥当的方案,让老爸白天,也要有人照顾,这样才让我们在上海的女儿、女婿放心。

胡芳笑着说道:你这个读书人,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吧,五个子女,就没有一个愿意白天照顾老爸,哎,让人难于想象的事情。

张国强说道:上次,我回老家,听在县民政局的战友说,我们老家平湖已经办起了老年公寓,是专门对城市退休人员的一个养老所,要么,要你老爸进入老年公寓生活,你看如何?

胡芳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老公,你说得对,我这次回去,一方面看看父亲的病情,另一方面,跟我们兄弟妹妹,商量一下让父亲进入老年公寓养老的问题。

张国强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建议,上次,我们叫你爸来上海住了几个月,现在,他年纪大了不肯再来上海了。

于是,第二天,胡芳就乘公交车,回到了自己家乡,上医院看望摔跤的父亲,见到了照顾父亲的大妹子,询问了父亲摔跤的原因。

晚上,胡芳来到兄弟家里吃晚饭,聊起了父亲出院后的去向问题。

弟弟胡其龙说道:姐,我想让爸爸仍旧住在小妹处,我们的房子也不大,我家的儿子上高中了,马上要参加高考了。

胡芳说道:小弟,听说,我们县城已经办起了养老院,我们要么过去打听一下,具体的操作及费用问题,让老爸去老年公寓养老,你看如何?

小弟说道:好是好,可能会让别人笑话,养了五个子女,却老来落得如此的下场,跟独头伯伯一样,上敬老院养老,这会让邻居耻笑的。

胡芳说道:与其让他一个人在家里,白天没有人照看,不如让他进敬老院来得安全,这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做子女的,也要考虑父亲日常生活的安全问题。

好,那我们明天就上城西的敬老院仔细地看个仔细。

于是,姐弟两个第二天,就抽空上了一趟城西的敬老院,看了公寓的房间,以及每天的饮食,以及有关的费用,初步打算,让父亲住到那边去,况且,目前父亲退休工资,够支付敬老院的费用,以后,如果父亲的退休工资不够了,我们五个子女共同承担欠缺的费用。

随后,几个子女统一了认识,胡芳及兄弟,分别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经过子女的轮流沟通,八十高龄的父亲,同意了子女的主张,出院之后,即进入县城的老年公寓养老。

今年春节期间,笔者通过岳母,打听了胡老伯的近况。

岳母说道:刚去的时候,房间内二个人,有个电视机的,现在,他已经97岁了,已经只有在房间的平面走动了,电视基本不看了,因为耳朵已经听起来不清楚了,这是一个无法抗拒的衰老规律。

我们拿什么,来回馈父母给自己的爱

拿什么来回馈父母的爱

,这是一个让我们长考的问题。

胡老伯的经历,并不是一个个别的案例,今后,必将有更多的老人,因为老龄的问题,进入养老院,让人在沉思的同时,又多了几缕愁绪:我们60后的人们,面对即将到来的老龄化,我们准备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