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如何选择小说

一、

如果我真的为这件事情而变的精神失常,我真的倒要嘲笑自己。是的,不值得!可是他们都认为我的精神出现异常---“神经上的问题比较严重”了。我果真这么脆弱?像奥斯丁笔下的那个老太婆班纳特,经常握住自己的神经顾影自怜?不!我很正常。就是在他们称呼我为“孟Q”时,我依旧坦然微笑,毫不气恼。

二、

这是春天的第一场雨吧?下得那样羞羞答答、轻细如丝,并且下一会停一会,不断歇气,真他妈的不是爽爽快快、干干脆脆,像那个喜欢故作姿态、神情诡异的老石。

下了晚自习,他让绿帽子叫我,我去了。老石正坐在黑色皮沙发上看电视。沙发紧绷着面孔,老石却悠闲地抽着烟眯着小眼睛盯着电视上那个唱金曲的小妞。我在老石身旁坐下,沙发很不情愿地陷下去。谁也没有说话,我也开始欣赏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妞。她很美丽很柔情很性感,矫揉造作的脸上乱飞媚眼,不过她的眼睛的确非常动人。突然歌曲停了,小妞不见了,屏幕上猛然跳出一辆大卡车在狂奔……老石又吐了几个烟圈,这才扭头问我:“你入党的事情咋办?狼多肉少,你心里一定要有数,这几天的情况对你不利……”

这话什么意思?我心里暗自嘀咕。老石抬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盒伸到我的面前:

“抽一支。”

我取出一支烟捏在手里看:三五,洋货。我突然想到老石投出这一支,是不是暗示让我拿几条去孝敬他呢?我心里又想大笑,但是我很快就点燃它,深深吸了一口,味道很怪。对于这种香烟的感觉就像电影电视画刊上介绍的外国漂亮女人,反复观察不知她们漂亮在哪里,总是感觉别扭生硬。那是审美观上的民族差异,而抽烟是味觉上的民族差异,只有尼古丁肺气肿肺癌喉癌是国际化的东西。我又想到哪里去了?老石又发话了。他的扁脑袋非常亲热地向我靠拢,脸上的表情真挚可亲:“你要关心自己的前途。你的学习成绩工作成绩在咱班申请入党的几位学生中间不用说是第一,就是在全校你也是佼佼者。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和竞争力。你的脑筋一定要灵活……”

又是提醒!我的心中不由地在狂笑:如果我像牛仔女天天给你做饭洗碗洗衣服哄小孩扫房子拖地板做个免费小保姆就好了;如果像绿帽子给你提水挑煤劈柴买菜钱不够自己垫里里外外像个叭儿狗跟屁虫也好了;如果像老田、半脑那样或者有好爸爸或者有好哥哥连校长都要去巴结把你老石根本不当个什么东西更好了……可我什么都没有,而更主要的是我不想入党了,我非常疲倦。

“你要好好思考一下,时间还是很充足的。这两天你要到马主任高主任(我入党的两个介绍人)那里多走动走动,要注意方法……”

我不想入党了。我心中很烦,我想睡觉,我大大打了一个呵欠。老石的眼光疑惑的看着我:

“你瞌睡了?”

的确,我很思念我的铁架床。

三、

下午自习课到高主任那里坐坐。

这本应不是我的意思,是高主任对我的关怀。当我决定不入党以后,我就不想和什么高主任低主任马主任驴主任谈话了。但是我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在为我着急或者为其他什么东西着急。我看到自己当了四年的学生会副主席在学校赢得了一些注意,至少他们都在关心我是否能茁壮成长。老石叫我我不能不去,高主任叫我我同样难以推辞。一进教导处的房门劈头盖脸就是大批判仿佛又回到若干年前:“孟平,你这几天怎么了?你架子大了,请也请不来了?(我只是迟到了二分钟)像你这样积极要求进步的年轻人是不应该有眼下的颓唐!你的锐气哪里去了?你的理想抱负哪里去了?你的感上进心哪里去了?你的......(他结住了)哪里去了?看见你的退步,我和马主任都非常痛心,我们都在为你着急。而你近来连一次思想都没有向我们汇报过!(我想我以前不知都汇报了些狗屁什么)你以为你已经是党员了?(不能过河拆桥!何况还没有过去)就是入了党也同样应该和组织上多进行交流!这样有利于你的健康成长,何况你还没有被党组织吸纳。(这的确令人丧气)今天叫你来的意思很清楚:谈谈你近来思想中间出现的问题。石老师说了你近来表现比较消极,(还说了什么坏话?)所以,你今天要老老实实谈清楚你思想中的问题!不过不要紧张,我们之间应该有一种平等的气氛。(不!我时时刻刻牢记你是我们的高主任)说吧。”

能不说吗?已经是逼上梁山,没有退路。我张嘴就说:

“我不想入党了……”

人人都能够想象来高主任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他非常失态地傻愣住了。但是他反应迅速,很快就调整了脸部表情,重振旗鼓向我进攻,“你说说,你为什么不想入党?”

“我说不清楚。总之,是一些……既微妙又敏感……既敏感又微妙的东西吧?它支配着我,使我不想再入党……”“胡说!你这些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了一点点虚渺的东西,你就背叛了你的信仰?(这有些严重)你就否认了世界的光明?(这更严重了)你脑子里有堕落的东西(可我曾经还是全省优秀学生干部)你现在要做深刻的反省!要一点不剩一滴不漏地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毒瘤!(不清理我也没法活了)好了,我要去开会,你今天回去,写一份反省自己错误思想的总结(我还没有认错)明天下午交来。一定要如实的剖析!如实的反省!狠狠的批判!”

晚自习时,我躲在宿舍中写思想总结,只是写了“我不想入党”就没有了下句。这句话我在纸上反反复复地写,竟然写了四大页,字形有大的小的横的竖的斜的歪的,但是灵感依旧没来。后来肚子疼,我抓起它们和我一同上了厕所。

四、

第二天早晨上完早操,全校集合。先是校长讲话,他指出毕业班学生思想不稳定,纪律很松弛。快毕业了,心野了,早操也不上了,自习课也不上了,整天胡溜,拉关系找工作谈对象酗酒抽烟。卫生也不讲究了,教室不打扫,宿舍不打扫,到处弄得像猪窝!……全场哄笑,校长的脸却严肃地像氧化铁。

“还笑呢?谁笑谁不要脸!都大小伙大姑娘了,光把脸收拾得光光的,看看你们的住处,再不打扫,里面都要变臭了!生蛆了!……”

全场肃然。校长又指出今后对于纪律卫生方面表现差的学生要重重处理:要罚!要处分!总之,要重重的……狠狠地……全场更肃静了。校长讲完话,高主任登场。他重点汇报今天早晨围追堵截迟到溜操学生的情况。

“上操铃响了半分钟后,我上了男生楼二楼。看见还有大量的学生在那忙乎:洗脸刷牙上厕所,自然还有没有起床的。看见我,学生们的神态动作可谓花样繁多种类齐全:有往左边跑的,有往右边跑的,有往楼上跑的,有往楼下跑的,一句话,叫作四散奔逃!因为咱们的李主任堵着宿舍楼大门,因此,还有一些学生从一楼窗户跳出去。这次行动可谓硕果累累,一共抓到八十三人,把他们带过来!”

高主任一摆手,那些站在操场边上的几排红男绿女走到全校师生面前:男前女后,都神态沮丧。高主任继续嘲讽:“大家都看一看,有几个洗了脸的?有几个衣服穿整齐的?(果然有一个男生扣子系错了扣眼,高主任把他当场揪出来,全场哄笑。)如果长此下去,学将不学!校将不校!以前这纪律问题也是老生常谈,可是有些学生就是要和学校纪律作对,不听劝阻,屡教不改!今后本校将改变处理方法----经济处罚!今天早晨抓到的这些学生,没人罚款五十元,以示警告!”

全场哗然。而我,还在不断想起我的思想总结,有点走神,表情没有能够跟得上。后来,就散会了。

下午我去高主任那里,高主任非常友好:“问题思考的怎样?想通了吧?你们年轻人思维简单,(这句话很要不得,我马上产生一种逆反心理)有些事情暂时无法接受是可以理解的,可以原谅的。这不,你来了就好,想通了问题,解决了问题,本身就是一种提高。”

“不。”

我打断高主任的话。我说:

“高主任,请您再延长几天时间,我的思想总结还没有写好。我一时还难以把握自己的思想问题,我要好好的反省一下,好好的总结一下,这,还需要一些时间……”

高主任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悻悻的说:

“那好吧,你最迟下周把总结交来。入党是一个严肃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对待。尤其还要找石老师多汇报一下思想,入党的事情班主任推荐必不可少。年轻人嘛,脑筋要灵活一些,不要再死牛顶墙。”

还是有弦外之音的指点。可是我知道老石对我的思想汇报丝毫不感兴趣,他需要的不是这个。

晚自习,我继续坐在宿舍写总结。香烟是一根接一根的抽,好去激发灵感。这里晚上十分安全,难得有学校大小头目的亲切光临。学生抽烟是校规严厉禁止的,但历来是禁而不止,只要有眼色不被道貌岸然的君子抓住就行了。往往有一两个倒霉蛋因为抽一半支香烟被捉之后在全校大会上亮相作检查,使人只能嘲笑他们的愚蠢。

烟抽了不少,总结仍然没有进展。只是到了下晚自习时,我又加上了三个字“我不想入党是因为……”因为什么却说不清道不明,或者不愿说清道明。我他妈的真不想写什么思想总结。

五、

今天天气真好,我却在宿舍里睡了一天。星期天两顿饭,上午的一顿我已经节省了,晚饭时饿地肚子里咕噜噜乱响打内战。开饭时间还没到,我就抓起饭碗冲进饭堂,竟然排到第三。几个老相识打招呼:

“今天贵体可安康?”

“安康谈不上,内部战火不停,消耗甚大,已经弹尽粮绝。如今见到补充,也将要如狼似虎了!”

“哈哈哈哈……”

嗵!身后一声巨响,有那个同类的装满开水的暖瓶不知何原因从窗台扑身而下,壶胆粉身碎骨,赢得一片喝彩.而暖瓶的主人也苦笑着与大伙同乐。

队伍越积越长,一个人抱一碗或者一叠碗静立等侯。幸亏大伙气色都好,否则和遭难等待救济的难民没有什么两样。晚饭迟迟不开,不知是我们来得太早还是厨师们迟到。队尾几个同级的痞子开始蠢蠢欲动,终于发出“哦---”的一声长鸣,信号发出,全部队伍像雪崩一样开始向打饭的窗口塌陷。我顷刻被挤到窗口下,肚皮紧贴大理石窗台,后面是海浪般涌上的力量。我抓住窗口的木框,站稳脚跟,鼓起肚皮抵抗压力,决定拼一死战。后面的手、碗、饭盒雪片般从我的脑袋上肩膀上伸到我的面前,终于有谁的手没有抓紧,一大叠碗全部散开在人头上跳动,继而不知怎么能够穿过如此亲密的人体滚落到肮脏无比的地板上。有人开始急的大叫,请人让开好让他去拾碗。这人说话不嫌腰痛,你没有看见人人都在那里紧紧绷着身子,如临大敌,还在乎你的几个破碗?拾是拾不起来了,那几个碗命中注定要被踩扁。

大师傅们终于跚跚抬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出来了,一盆一盆的菜肴也相续抬出来。大师傅们看着眼巴巴瞅着饭菜的学生们直笑。他妈的他们真够得意的,没看见大伙都在那里受苦受难?

打饭窗口开了,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阵地争夺战。我捷手先放,竟然占到第一名,第一个打饭,然后把装菜的碗举得高高的,大喝着:“让开!让开!油水不认人!”

后面果然有些松动,我挤出人群,凯旋归去。

“孟平,你可真会带头!”

迎面而来的声音是冰冷的。我抬头一看:马主任板着脸站在那里。

“你是学生会干部,你为什么不去整顿秩序?”

这也是个说话不嫌腰痛的人,整队就那么容易?你不是也来了半天,你怎么连屁也不放一个?几千学生能够听我的话?我又不是撒旦希特勒黑手党!靠什么维持秩序?靠威胁?靠压迫?靠强制?全他妈的不顶用!可我什么也没说。但是我感觉我又要倒霉。

六、

马主任找我是在一天下午上自习课时。班上的生活委员绿帽子正在给同学们发放口粮凭证。那些黑乎乎肮脏的饭票菜票就要变成一个个雪白的馒头和一碗碗香喷喷的菜肴,人人脸上都是兴高采烈。这时,有一个外班的的学生从教室门口伸进来一个不合乎规格的扁圆脑袋,小眼睛乱瞅,说:

“找你们班孟平!”

我出去了。然后就是到马主任那里。

我知道马主任找我没有什么好的事情,我曾经亏待过他。那是刚写入党申请书的时候,老石说找入党介绍人非常重要,必须高度重视,不要忘记表示一下,能够留个好的印象。我跑到街上用大包背回来二十多斤富士苹果,两块五一斤。那时,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人吗,原则性要有,人情味也要有,否则,就是我们顶级模拜的周总理也处理不好人际关系。再说这也不值什么钱,真正只是一点小意思。苹果不好往宿舍里拿,害怕同学们知道了说闲话,就先放在老石家里。一天下来,老石的那个小混蛋连吃带拿(估计老石也做了手脚),竟然剩下不足十斤。我看着那个小混蛋的肚子,估量着它能否装得下我的十几斤苹果?于是,剩下的苹果都送给高主任,马主任没能尝得上。我原想后来补上,但是一直拖着,一直拖到现在我不想入党了还是没有补上。我不相信老石那喜欢搬弄是非的嘴不会说出这件事情。我想马主任一定会知道。

共 71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校园小说,内容是由我不想入党而引出了一连串的故事,再现了校园氛围,少男少女的青春躁动,丰富充实的校园活动,各具特色的人物,都通过对话为我们一一展现。老石的圆滑高主任的道貌岸然,马主任的势利……小说主要是通过对话来完成的,期间对人物的心理刻画尤为细腻,符合青春期的特点,校园里发生的故事真实可信形象逼真,把校园轶事记叙的有趣有味令人回味无穷。荐读。【:】

1楼文友:- 0 09:22:42 一则令人深思的小说,欣赏。注意标点的正确使用,几乎所有的省略号都是错误的,还要注意格式。

回复1楼文友:- 0 16:29:00 省略号在word文档中没有找到。感谢您的指点。

回复1楼文友:- 0 16:29:0 省略号在word文档中没有找到。感谢您的指点。

2楼文友: 09: 7:04 用笔细腻,描景诗意,赞。 让我在热血沸腾中度此一生,让我在醇酒般的幻梦里醉沉,莫使我眼见这泥塑的肉身,终以空虚的躯壳毁于泥尘。

回复2楼文友: 2 :12:42 感谢您的点评!这是我年轻时代写的一篇小说,现在去看,很不成熟哦。

经常腹泻的人怎么调理

剖宫产术后消化不良多久能恢复

经常拉肚子要怎么调理

腹胀便秘吃什么水果好
首荟通便胶囊可以长期吃吗
孩子流感打喷嚏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