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万古邪帝第2227章以阵称祖傀儡

万古邪帝 第2227章 以阵称祖 傀儡

但我要过去找人啊……

这,便是邪天的目的所在。

为了这个目的,他毫不犹豫地跳出了斗阵的限制,也无视了无数大阵禁制中的杀伐,选择了无比蹊跷的一条路。

这条路,有个很惊人的名字,在观礼道祖的心头滋生。

“天道之路!”

走在这样一条路上的邪天,整个人也跳出了阵法与禁制的限制,站在了天道的高度之上,故而,这条必死之路,变得一马平川。

下意识地,傅老在震惊之余,又想赞美一声邪天。

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做法,才是智者之举。

但旋即他反应过来,自己是东4完成。其中步骤2和3就是购买搜房卡的过程:搜房以会员服务费形式收取这部分定金方明珠这边的人,所以他的下意识赞美,就变成了对天玄殿墨余的下意识想象。

想象之中,墨余先是如遭雷劈,随后老血狂喷。

如遭雷劈,自然是对邪天如此通关行为的震惊。

老血狂喷,则是因为邪天此举中所透露的无耻。

无耻何来?

只因天关二堑——智性机变中的大阵禁制,属圣人范畴。

但邪天走上的天道之路,那是独属道祖的本事。

这种做法,简直他niang的……

傅老下意识的脏话,并没有脱口而出,即使他的嘴巴突然大张,目瞪口呆。

“道祖……”

如邪天拔除天道之路上拦路的阵法禁制一般,傅老也将披在邪天身上的无耻之衣扯掉。

这一扯掉,他就发现了真正让他心惊肉跳的东西。

“独属道祖的能力,竟被一个圣人……”

眨了眨呆滞的老眸后,傅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他,还不是圣人……”

准确来说,是介于窥源境五层六层之间。

是以,如今众道祖早已跳过震惊、无耻等阶段,来到了不可置信的质疑阶段。

质疑的关键所在,便是一个窥源境五层修士,施展出了道祖的手段,还没有借助外力。

有了质疑之后,接下来便是对质疑的思考。

于众道祖思考之时,众修所在的观礼台,也终于爆发。

“嘶!”

“他在做什么!”

“仿,仿佛在拔,拔草?”

“不,他不仅拔了草,似乎还对草评头论足,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摇头?”

“那不是草!是无定界天玄殿的阵法!禁制!”

“开什么玩笑!”

……

众修炸锅。

令人遗憾的是

一方面是无定界天玄殿的阵法禁制。

且不论墨余之名,且不论无定界的阵法禁制在八大远古宗门中有何等威慑力……

单单是八大远古宗门的阵法禁制这最为简单的形容,都能赋予众修眸中所见之阵法禁制莫大的威力。

而另一方面,却是邪天手到擒来、轻而易举的破阵前行。

在这种轻而易举的面前,无定界天玄殿的阵法禁制,瞬间就变成了众修眸中的草!

但真的是草么?

不。

这些被邪天抛飞的阵法禁制,每一个放在二部神界之中,都能冠以神阵、绝禁之称谓。

之所以让他们产生邪天在拔草的感觉,只因他们无法想象邪天施展的是何手段,更无法站在很高的高度,来组织措辞形容这种手段。

“天道之路,天道之路……”

东方秀所在的洞府内,满是东方秀不可置信的轻喃。

这些轻喃衍化为天雷,不断劈在雪姐头上。

“雪姐,什么是天道之路?什么是天道之路?”

莺儿,自然像只小鸟叽叽喳喳乱叫。

“天道之路,便,便是道祖之,之路……”

被劈得神魂错乱的雪姐,断断续续地回道。

“哇,道祖之路?”莺儿双眼放光,“那他不就是道祖了?天啦,如此年轻的道祖!小姐眼光就是高!”

“但,怎么可能……”

结束了轻喃,失神的东方秀下意识摇头。

“你只是窥源境五层的修为啊,哪怕你见识再高,悟性再好,又如何能脱离修为的基础……”

本来会因邪天一句我要过去找人而感动得无以复加的她,见此一幕,感动无法滋生,心中唯有夹杂浓浓震惊的质疑。

而她的质疑,也正是如今众道祖心头的疑惑所在。

直到……

“以阵称祖啊……”

以智谋著称的傅老,在替自己解答了心头之惑后,一声实在忍不住的喟叹,也为众道祖拨开了迷雾。

“以阵称祖?”天庭道祖纪蒙先是恍然,随后震惊,“无定界,墨余,他……”

道祖常星幽幽道:“墨余,阵法禁制冠绝八大远古宗门,被誉为昆墟以阵称祖第一人。”

“以阵称祖,好一个以阵称祖。”

齐天门的副掌教,道祖庄渺平静的面容上,多了一丝唏嘘。

“天道之路,乃道祖手段,欲成道祖,对天道理解的深度至少达一成,范围至少十二种天道本源,唯有如此,才有冲击道祖的资格。”

庄渺所言,亦是之前众道祖的思路。

既然邪天走出了天道之路,他们必然会往道祖方面联想。

但这是条死路。

而傅老所言,虽然和邪天身具道祖修为同样惊人,却是一条思绪上的活路。

“而以阵称祖,无需道祖修为,只需对阵法禁制的理解,达到与天道合一的程度,”纪蒙一边颔首一边叹道,“却没想到,区区窥源,亦能如此啊……”

区区窥源,亦能如此,是所有道祖都无法想象的。

因为墨余以阵称祖时,乃圣人。

而如今,他们口中所言的杀鸡用牛刀的鸡,比牛还猛。

邪天的所作所为,自然是对众道祖的打脸,对东方明珠而言,更甚。

因为就在邪天开始拔萝卜拔草之前,东方明珠对天庭道祖常星,说了这么一句话——

“常星阁下高看此人了。”

这句话,便是耳光。

抽在东方明珠脸上的耳光。

是以,在众道祖的质疑,因傅老而有了定论之际,她的界主之口,再开。

“天玄傀儡,出动。”

这六个字很平静,似乎根本不是因为什么异常,而是按照正常程序本该说出的话。

众道祖也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他们没有看东方明珠,只是面带从容的淡笑,始终关注着天关二堑中的场景,同时伸手在其他天骄身上指指点点。

唯独……

“哇!”

东方舞的洞府内,跳脱的莺儿再次惊呼。

“天玄傀儡都出来啦?以往不是都在天关二堑最后时刻才放出……哇,天玄傀儡上面还有血!”


珠海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怎么判断宝宝腹泻